欢迎光临自助洗衣店
欢迎光临自助洗衣店
又名:
欢迎光临自助洗衣店/歡迎光臨自助洗衣店(台) / Wash My Heart / 投币式洗衣店
主演:
草川拓弥 西垣匠 
导演:
金井纯一 汤浅弘章 枝优花 
状态:
更新至01集
语言:
日语
地区:
日本
上映:
2022-07-06(日本)
更新:
22-08-07}
欢迎光临自助洗衣店剧情

  原本是上班族的凑晃,从祖父那裡继承了老旧自助洗衣店。来这家洗衣店的大多是住在附近的人,某天却来了一位高中生‧香月慎太郎。阿慎不仅长得帅,手艺还相当好,总是做美味的料理给晃吃,两人也因此成为朋友,晃也向阿慎坦承自己是男同志!没想到阿慎并不排斥,甚至越来越靠近他!究竟这段跨越年纪差距的男男恋将会如何呢?

欢迎光临自助洗衣店相关视频
欢迎光临自助洗衣店相关问答

宁波自助洗衣店

学府一号好像有的



国内的自助洗衣店的经营方式,品牌。

自助洗衣的中国雏形2011年01月13日13:53 来源:新周刊 作者:文莉莎 “我们最终的形态就是像美国那样,不再是"店"的概念,而是"吧"的概念。人们来了之后,不仅可以洗衣服,还可以休闲娱乐。” 如此壮观的场景,除了工厂的流水线实在难得一见:145台洗衣机和125台干衣机“之”字形排列。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连轴运转。除了提供免费的洗衣液和熨斗,老板又辟出两块相当大的空间,一边陈设着小桌子和沙发,一边摆放着玩具和游戏机。小桌子上不时地还会有些惊喜。每天的例牌是免费的咖啡和糖果。生意最清淡的周三,老板会送披萨;母亲节,则送蛋糕。这就是全球最大的自助洗衣店,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老板汤姆本森因此声名远扬。 中国来了洗衣吧 二三十平方米的空间里,6—8台洗衣机整齐地排列。洗衣机上一一对应着悬挂式的干衣机。 一名服务生守在吧台,旁边堆着大包小包的衣服,价目表上写着:6元一桶。这是王景波的自助洗衣店。从深圳起步,三年来他已经在广州、哈尔滨、杭州、成都等城市发展了近百家连锁店。 “我们最终的形态就是像美国那样,不再是"店"的概念,而是"吧"的概念。王景波说。 王景波是东北人,做技术出身,从电器服务到成为某品牌热水器的东北区总代理,后又以东北分公司为基础反收购生产该热水器的总公司,因而来到深圳。起初,他只是替一个朋友考察洗衣行业。做了一番市场调查之后,他得出两个结论:第一,迄今为止,国内自助洗衣行业没有一个全国性的行业品牌;第二,迄今为止,洗衣行业一直以干洗为发展的主干,而水洗就像一个先天不足的枝丫,始终依附于干洗,不死不活。而自助洗衣又是国内传统的以干洗为主导地位的洗衣行业市场的细分市场,发展空间极其广阔。 他认为,这就是个机会。“很多人觉得,水洗之所以发展不起来,是因为家家都有洗衣机。可是,他们没有想过,家家都有锅碗瓢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餐馆饭店在开,为什么大多数餐馆的生意还能够那么好,存在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王景波相信,惯性思维的背面往往隐藏着惊人的可能性,一个项目存在和发展的关键还是是否真正有特色,是否能满足市场的需求。 几乎就在2009年的同一时期,北京和上海也都有了第一家自助洗衣店。北京的店开在双井桥家乐福附近,完全是经典的美国店的缩小版。所有的机器号称都是从美国进口的,从容量到技术走的都是专业设备的路子,此外,也设置了一片等候区,奉上了沙发、茶水、杂志、电视和电脑。上海的店则开在舟山路上的居民小区里,老板是个日本女人。她说,在日本一般只要有一台中型和一台大型的机器,就可以在街角开一家小型自助洗衣店了。全日本有十几万家这样的洗衣店,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大多数是24小时服务的,很受欢迎。她便照搬了这种模式。 与北京、上海的同行相比,王景波的路子则野得多。他的第一家店开在深圳宝安区富士康工厂附近,消费人群主要是富士康的员工和城中村的居民。所有的顾客都是送来衣服就走了,几个小时之后再来取,基本上没有自己动手的。除了计价方法与干洗店不一样,严格来说,王景波的自助洗衣店有其形而无其实,却一家接着一家地开了起来,仅在富士康周边就开了十来家。 不卖机器卖服务 上海的中井亚美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原来,她认为上海已经和日本一样,遍地都是24小时便利超市,上海居民理应能够迅速地接受自助洗衣这一生活方式。但是,开张之后,她发现特地来看稀奇的人不少,真正来消费的人却不多。很多上海的老阿姨都问她:“自助洗衣?阿拉都花了钞票了,还要阿拉自己汰衣裳啊?” 无奈,亚美不得不把门口玻璃窗上贴着的“自助洗衣店”改成“洗衣店”,又添了一个店员,帮着客人们洗衣服,并把衣服熨好叠好。她听说,在她之前四川路上也曾经开过一家自助洗衣店,可是不久就倒闭了。 这就是现阶段中国的国情。大部分家庭还习惯于自家的衣服自己在家洗,只有不适合水洗的衣服才送去洗衣店干洗。洗衣机仍然被视为家庭生活的必需品。而有实际水洗需求的人往往是居住在出租屋、学校、集体宿舍,没有洗衣机或者晾晒衣服不方便的人。 “我把第一家店开在富士康周边,最初有人说我是找死,因为富士康免费为员工洗工装。如今看来,那些持惯性思维的人又错了。”王景波分析。 现在的打工者和他们的父辈们大不一样,他们也爱时髦追潮流,除了工装还有大量的私人衣物。他们的工作时间长,一旦有休息日更愿意进城去玩,而不愿意把时间花在洗衣服上。当然,这部分人群收入有限,消费能力有限,要吸引他们来洗衣服价格就必须适中。美国式的自助洗衣店,一般启动资金就得50万—100万,如果针对这部分人群就很难收回成本,持续运营。 与有模有样的自助洗衣店相反,自助洗衣机对于很多中国人其实并不陌生。5年前,大部分大学校园就已经配备了自助洗衣机。在一些社区的便利店里也可以看见一两台。实际上,这是自助洗衣行业的另一种模式,类似于自动贩卖机:不用独立的店铺,只需要交纳一定的场地费、水电费,全市摆放百余台,每天固定时间去收钱就可以了。 在王景波看来,这种模式虽然投入的费用相对低廉,但是,在无人看管的情况下,机器折旧也相对加快,更重要的是,“这相当于是在给别人卖机器,而不是在做服务,做自己的品牌”。 尽管起步艰难,北京和上海的店主依旧对自助洗衣店的前景充满信心,外籍人士是他们的首批稳定顾客。亚美说,有一个老外经常会打车来洗牛仔裤。他通常把衣服放进洗衣机就去做别的事情,有时候是去超市,有时候是去理发。慢慢地,来光顾的中国人也越来越多。中国人送来洗的多是冬天的衣被、窗帘、沙发套之类,“没规律,却是一个好的信号”。 毕竟,绝大多数人都认同:水洗还是最环保、最健康的洗涤方式。干洗店经常要等几天才能去取衣物,其实这个时间不是用于洗涤,而是等着洗涤后的化学气味散去。据调查,70%—80%的衣物是可以通过水洗来完成的。 “水洗”的N条路 “不去洗衣店的人,100个人可能有101个理由,所以,不用琢磨为什么他们不去,只用服务好那些去的人。如果能够让去的人感受到,洗衣服也是一个"技术活",洗衣店可以比家里洗得更快、更干净,这样,曾经不去的人也就自然去了。”王景波的野心,完全不在于做好一家自助洗衣店,而在于整合整个水洗行业。他为水洗行业设计了N条路,简单来说,就是农村包围城市,从低到高逐步升级。 今年10月底,深圳航空公司向王景波投资3000万,要求其在2年内开门店1000家。立刻,王景波加快了扩张的步伐,频繁地在全国各地的城乡结合部、流动人口密集区圈地,并盯上了便捷酒店和公租房项目还是从最迫切需要解决洗衣服问题的人群着手。 按照各地政府的规划,公租房已确定的基础配套措施有二:一是大食堂,二是自助洗衣房。王景波对这一战场信心十足。他认为,自己的优势不仅在于拥有目前全国唯一的连锁自助洗衣品牌,而且设备都是自主研发、获得了专利的。“与市面上家用洗衣机相比,我们的机器容量更大,更省水,洗得还更干净。与美国的专业设备相比,我们的更便宜,适合市场导入期。” 现在的和将来计划开在公租房的门店,只是洗衣吧的初级版,仅仅展示了自助洗衣吧的雏形。王景波希望借助便捷酒店已有的网络和消费人群,实现这一模式的标准版。即在每一家便捷酒店布置一个空间,在那儿洗衣、擦鞋、上网、购物都是自助的可以投币,也可以刷卡不同的消费行为之间互不耽误。便捷酒店可以因此提升服务水准,洗衣吧则可以节省渠道建设费用。 待到洗衣吧的品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高端的产品也将相应地推出。“明年,我们会有一个高档社区的样板店开张,主要提供更专业、更细分的服务,比如,不使用任何洗涤剂,而使用特殊的技术来洗儿童的衣物。”王景波表示,“这将作为社区商业形态之一与房地产商合作。如今,每家初级版的洗衣吧每月收入均超过万元,可轻松实现盈利。一旦在全国范围内形成规模,则有无限可能。”